溜溜体育

主播光鲜的背后的辛酸不健康生活、天价违约金

相信年轻一代最期望的职业里面,火爆全网的主播必是一个选项。网络信息爆炸时代,大家早就不满足早期BBS的文字交流,也会因为一张图片激动一晚上,实时、互动、火爆的网络直播、主播成为了新一代的热点。直播也从早期的原生态为爱发电变成产业链式的存在。过往不少老旧厂房改建的创意园,现在不少变成了直播基地、网红基地。说白了,直播更多是资本炒作,光鲜的主播本质还是资本的工具人,不健康的生活、超量的工作、天价的违约金。前几天曾经曝出有主播一天只能吃一顿方便面,因为其违约金高达千万,跑不了。

为什么名不经传的主播,也要签天价违约金?说起天价违约金,相信球迷朋友会更加容易理解一点。以世界顶级豪门巴萨为例,巴萨有着丰厚的历史、荣誉和足球文化,外加巴西三大球星罗纳尔多、里瓦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都是在巴萨成为金球奖得主的背书,从成名球星到有天赋的好苗子都乐于加盟。

巴萨的青训也非常出色,其中世界足球先生梅西就是最经典的代表。但是,并不见得好苗子就能成为顶级球星,以巴西的蒂亚戈和拉菲尼亚兄弟为例,两者的父亲是1994年世界杯巴西队成员马津霍。两兄弟自小就显露出出色的天赋,先后加入巴萨的青训营。然而,哥哥蒂亚戈曾经是巴萨的半主力、拜仁慕尼黑的首发以及利物浦的半主力球员,算得上是一流球星;弟弟拉菲尼亚在巴萨并没有太多的机会,曾经租借到国际米兰,表现也出色,但是由于过多的伤病史影响发挥稳定性,最终还是混迹于中下游球队。

亲兄弟不见得都能扬名立万,世界足球先生金球奖得主卡卡的弟弟是路人甲,球王马拉多纳的弟弟和儿子都是普通球员而已,更别说满大街的足球天才。

其实,主播和职业球员相似,有天赋不代表就能成名,就能成为顶流,但随便放弃也很容易变成资产流失,毕竟类似于乌拉圭球星弗兰那种换个球队的能脱胎换骨的球员太多了。于是,现代职业球员的合同里面加入了违约金一个项目。简单来说就是,球员要优先履行合同,除非俱乐部将其转会出售或者有任何人包括球员本人出超过违约金的价格赔偿球队。

主播也是类似的情况,运营模式是成熟的,但这种现象级的仅仅是凤毛麟角而已。因此,不少网红公司也是参照了职业足球的方式,开出天价违约金。于是就有了前面新闻所说的,主播为了成名同时又无法赔偿天价违约金只能拼命演出。

现在从事主播行业的群体越来越多,其中游戏主播所占的比例不少。毕竟游戏是现在不少年轻一族减压的选择之一,尤其是现在的电竞游戏。

电竞游戏和传统的网游不一样,同样PVP模式下面,电竞游戏并不存在氪金装备甚至刷装备的区别。电竞游戏的兴起,带动了电竞外设、电竞比赛、电竞直播、电竞主播等一条产业链的兴起。

上图的就是佩戴西伯利亚S21电竞游戏耳机的知名电竞主播不求人,说到不求人的名号,估计不怎么玩和平精英的朋友都听说过。一人屠一城,唯有不求人。

类似于和平精英、王者荣耀一类服务器在国内,主要群体也是国内的游戏还好。如果是战地5、使命召唤、CSGO一类主要群体在国外,更多的朋友喜欢半夜肝的,主播就必须陪着半夜肝游戏了。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底线》里面,第一集就提到了主播案。主播案里面就出现了两位主播,分别是同样佩戴了西伯利亚S21电竞游戏耳机的游戏主播以及主播案单元的主角—服饰类别带货主播。

不得不称赞,现在的电视剧尺度更大,也不再单调地重复男女感情、婆媳关系、野史一类的题材,现在也有接地气真实题材的电视剧。

《底线》第一集就是辱母案和主播猝死案,两者都曾经是一度的爆炸性热点讨论。新时代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新问题,过往没有完善的规则只能通过解决问题一步一步完善。记得以前没有法律保护男性的安全的,男性不幸被侵害倒是无法可依,毕竟传统概念里面男性都被以为“不可能”被侵害。事实上,并没有绝对的。

主播骆优优在卡吧公司担任主播,由于过度加班劳累,在直播的过程中突然猝死,家属闹着要求公司赔偿100W,公司坚持不给,反而利用主播的死进行炒作营销。这个案件的关键问题就是,主播在工作时间猝死,算不算工死,如果是工死,就会有大笔赔偿,如果不是,公司就没有责任。而工死的前提是主播要与公司之间具有劳动关系。

现实中难免会存在钻空子的行为,规避与主播建立劳动关系,合同起草也是按照合作合同进行设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同的法律关系适用不同的法律,如果是劳动关系,就适用《劳动法》,《劳动法》更偏向于对劳动者的保护,也就是对主播有利;若是合作关系,适用的是《民法典》中的规定,而《民法典》更看重双方之间的意思自治,也就是更看重合同是怎么约定的,怎么约定怎么来,那合作合同肯定对公司有利。

直播说白了就是一场资本运作游戏,主播并不是一般人以为的自由自在想播就播,也没有多少野生的流量爆炸的主播。

网络公司往往强调,自己只提供一个平台。比如直播用工中,部分主播可自行安排直播内容、工作时间、时长、地点,所获收益也主要取决于直播人气、礼物提成等,具有较强的独立性。再比如,部分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等通过平台获取消费者订单需求,自行决定是否接单以及工作地点和时长,均体现了与传统劳动方式的不同,说白了就是规避劳动关系。

人不是机器人有极限,可当公司所有的制度设计完全趋向于利益最大化的方向时,这将是对人和人性的扼杀。主播在公司提供的场所工作,由该公司发放劳动报酬,受该公司内部规章制度管理约束,双方之间并非相互独立平等的关系,而是存在管理从属的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法律特征。主播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法院予以确认。关于工亡待遇问题,主播在直播期间猝死,系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有权主张工亡待遇。

职业电竞也好,电竞主播也好,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风光。接触过不少电竞选手,也了解到他们的生活作息方面。不说没有天赋,根本不可能成为职业选手,就是有天赋,也需要长时间不间断的联系。

电竞主播和电竞选手有相关但不是等同的,主播的精力用于直播而不是训练,而且强度也远不如职业选手。不过,其劳动的强度过高,相应的保障并没有完善,始终还是存在巨大隐患的。